[sony商城]区块链“资金盘”骗局:传销式拉人头,赌谁跑得快

时间:2019-07-10 星期三 作者:热点新闻 热度:99℃

霍二叔

李强(化名)至今还不愿相信自己居然也踩了雷。“我是个比特币的矿工,自认看过了上百个资金盘,也绕过了很多坑。没想到最后还是栽在了波场(超级)社区。”

继80万会员注册的Tokenstore被爆“跑路”后,“币圈第一大盘”PlusToken和宣称与波场有关的波场超级社区疑似崩盘,彻底让一众币圈人士震惊于资金盘的“脆弱”。

“之前就算有各种资金盘跑路的消息,但我一直觉得它们两个肯定没问题。”一位币圈玩家对记者表示。

实际上,这些资金盘最核心的特点就是用高额返利,吸引玩家拉人头。“这类项目,就像击鼓传花,你永远不知道(项目)在谁接盘的时候就崩了,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越晚入局的人,风险越大。”一位投资者形容。

而玩家并不是不了解其中的关窍,只是在跟“盘主”赌,赌谁跑得快。新京报记者发现,虽跑路频发,但资金盘仍在活跃,花十几万元就可以成为“盘主”,进而“割韭菜”。

资金盘是指以资金流通形式,拆东墙补西墙,用后加入会员的钱支付给前面会员的网络传销形式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曾公开表示,区块链会受到资金盘的青睐主要有三个原因:匿名性、热度高、用户重叠。

6月28日,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《关于继续警惕投资虚拟货币市场的风险提示》,提醒广大投资者增强风险防范意识。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,尚有多个涉嫌传销性质的项目正在运行中,也有人对记者表示,自己正积极参与新盘的建设。

孙宇晨项目遇“李鬼”:波场超级社区疑似崩盘

自6月30日晚起,波场超级社区的APP就只能打开,不能登录,有玩家查询在平台上存储的波场币,发现疑似已被转出。

李强说,波场超级社区的奖励制度、运行机制跟其他的资金盘并没有本质不同,但是因为该项目对外宣传时标榜跟波场以及孙宇晨的紧密关系,因此才觉得“靠谱”。

孙宇晨,波场创始人,被部分媒体称为“马云最年轻的门徒”,其最近的一次集中曝光是6月初以破纪录的天价拍下巴菲特慈善午宴。

“波场超级社区”一直对外宣称是uTorrent公司做的项目,而uTorrent是波场27个超级代表之一。

一位玩家给记者提供的项目宣传资料介绍,“μTorrent超级社区,从波场拿到十块钱的奖励,拿出9块奖励给加入uTorrent超级节点的波粉。因为有这些小节点加入,超级节点才会拿到更多奖励和收益。”

更令玩家感到信服的是,今年5月波场超级社区线下活动的合影中,除了13位社区核心成员,还有一位号称是μTorrent超级社区运营经理Jeffe。

“宣传资料中的节点我们查得到,也有运营经理背书,我们自然就相信这个平台跟波场有关”,李强说,正是看到5月份的合影,他最后才决定加入该平台。

记者查询波场官网发现,uTorrent确实是波场27个超级代表之一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波场超级社区的名称是“μTorrent超级社区”。

而“uTorrent”与“μTorrent”是不是同一社区?孙宇晨曾在今年6月12日回复网友提问时表示,“这个骗子明显玩了文字游戏,你看u是怎么写的”?

7月1日上午,也就是APP疑似跑路后一天,孙宇晨发微博警示资金盘风险,并提示投资者们警惕资金盘风险,“作为全球最为知名公链之一,全世界(不仅限于中国)存在一些打着波场名义做纯资金盘的项目,这就跟索罗斯巴菲特孙正义马云每天‘被投资’传销盘一样。我们态度是明确的,官方不支持传销盘、资金盘,大家也要警惕传销盘、资金盘,务必注意资金安全。”

7月9日,波场发布公开声明表示,所谓“波场超级社区”假借波场TRON、BitTorrent和uTorrent官方的名义,许以高额返利,进行违法犯罪活动。波场TRON官方对于受骗者的心情与处境表示理解与同情,坚决反对一切打着区块链技术幌子的传销盘和资金盘行为;自2019年1月发现有“波场超级社区”冒用波场TRON官方名义进行资金盘诈骗以来,波场TRON官方不断通过微信群、微博官方渠道、微博群和抖音等渠道进行辟谣,引导投资者谨防诈骗,注意资金安全;网传波场未辟谣或波场官方与其有关系的谣言,波场官方保留追究其诽谤与造谣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一字之差,是“李逵”与“李鬼”的区别。

记者在多个波场超级社区维权群中发现,多数玩家此前都认为该项目是“孙宇晨的项目”,因此才信心满满地入局。

花式奖励“拉人头”,有人自掏腰包发展下家

根据维权群中玩家的统计,5个月的时间,玩家已达几十万。按照近期波场币0.24元左右的单价,涉及金额近10亿元。

短时间内这么快的扩张,与波场超级社区的类传销模式有关。

王波(化名)接触到波场超级社区,是因为他所在的多个资金盘微信群。今年5月,项目参与者(也就是他以后的“上家”)宣传的奖励制度打动了他。

根据波场超级社区推广群中发布的奖励制度,收益由两部分组成,静态收益和推广奖励。

首先,以用户在APP上激活的波场币(TRX)数量为准,将用户分为三类:激活数在1000-30000个的用户为一级节点;激活数30001-100000个为二级节点;激活数在100000个以上是三级节点。节点就是用户的等级,后期收益与用户等级直接相关。静态收益为节点分红奖,将波场币存入波场超级社区APP获取利息,目前返利水平一般为0.8%每天。

“炒币我要去担心比特币今天价格高了,明天价格低了,这个项目有静态收益,收益水平也比较合理,我更踏实”,王波说。

更让他心动的是,除了分红,如果他能成功将项目推荐给“下家”,收益会更高。根据奖励机制,“下家”在APP上储存波场币并激活后,王波获得的推广费用将分为两部分:一次性的推广奖,计算方式为“下家”激活TRX数量乘以相应的返利比例,一到三级节点,返利比例分别是5%、10%、15%。“我是二级节点,我推荐的人存了1000个币,我获得的比例是1000×10%”,王波解释。

推广费的另一部分则是每日产生的,按照下级会员每日的静态收益计算,项目方将会给参与者开出社区运营奖。以参与者等级决定代数,以下级会员每日节点分红TRX数量为基准:一级节点的一代返利额度为20%;二级节点的返利额度为一代20%,二代10%;三级节点的返利额度为一代20%,二代10%,三代20%。

除了以上奖励,还有所谓的绩效奖、专属推广激活奖、新增业绩奖、扩代运营奖+绩效奖、群主奖、帮扶奖、BTT空投奖等各种。“这些奖励的目的,就是为了让你多拉点人”,王波说。

不过,这样的奖励机制的确鼓励了很多玩家积极发展“下家”。一位玩家表示,他自己投资了价值300万人民币的波场币,发展了近百个“下家”,“下家”累计投资金额达1000多万。

王波发展的80多个“下家”,是他“自掏腰包”:王波给每个人在APP上赠送了1000个波场币。根据波场币近期徘徊在0.24元人民币的单价,他送出的波场币价值约2万元。“就是让大家体验一下,如果他们觉得好,可以继续充钱”。

他告诉记者,如果算上各类推广奖励的返利,大概一年就能“回本”,如果有“下家”自行充钱,回本速度就会更快。

击鼓传花:永远不知道在谁接盘的时候崩了

张磊(化名)手机里50多个资金盘的微信群几乎24小时响个不停,不断有人推荐新的项目。

随着今年3月起币圈的回暖,一众资金盘也开始活跃起来。

张磊今年初开始投资资金盘,在十数个资金盘里投资了200多万,有的项目比较幸运,有人接盘,有的项目遭遇跑路,血本无归。“折腾了将近半年,几乎不赚不赔”。

最近他开始变得更谨慎,“主要因为最近一两周跑路的资金盘不仅数量多,而且规模都相当大”。

除了前面提到的波场超级社区,号称“币圈第一大盘”,资金规模达200亿的PlusToken也在近日疑似崩盘。

根据玩家赵明(化名)的介绍,PlusToken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“币圈余额宝”,智能搬砖钱包,也就是通过在多个交易所,利用价差高卖低买获利。与波场超级社区类似,PlusToken为了“拉人头”,也颇为“慷慨”,账户分四个等级,直推一层可分得100%全额奖励,二层到十层的各分10%奖励,十层之外奖励15%。只需要用户花500美元开启智能狗,然后不断发展下线,一旦达到“创始”等级,便能获得150万美元奖励。

“当时我投资50万元,我的上家告诉我复利一年就能赚到超300万元。”赵明表示,她在今年4月,经朋友介绍在PlusToken投了50万。

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,实际上,早在今年3月,长沙市天心区文源派出所已对当地“PlusToken区块链钱包”宣传窝点进行查处。警方表示,“PlusToken区块链钱包”假借区块链名义,收取门槛费、发展下线、层层奖励,具备传销的典型特征。

而一个名为“比特狗”的平台,把传销资金盘包装成区块链娱乐宠物平台。该平台称,“比特狗”是由“狗狗币”开发团队联合游戏开发公司以及美国Bitdog Games基金会共同研发的区块链娱乐宠物平台。据平台数据,“比特狗”体验版自6月5日上线不到一个月内,参与者已将突破2万人,每日新增超2000人。

其运作方式也离不开“拉人头”。“比特狗”平台规定,参与者需要通过推荐人推荐才能注册成为普通会员。普通会员想要通过喂养“比特狗”挖矿赚钱,需要先通过推荐人创建一个“比特狗”账户,并支付99元领养一只“比特狗”。然后购买喂养套餐喂养“比特狗”,在喂养的过程中,“比特狗”就能通过每天挖矿产生BTGS虚拟货币。

记者发现,众多平台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通过层层奖励机制,鼓励玩家发展下线。

“这类项目因为没有实际业务,要想让盘子变大,就要不断圈钱,进来的钱一部分用于支付前期高额的返利,目的是吸引更多人入局,另一部分就被‘盘主’套现。一旦当资金盘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支付提现的时候,基本就会崩盘,”张磊说。

律师王德怡表示,有的资金盘在经营过程中,以发展下线、复式计酬方式进行业务推广,而这些资金盘没有真实的项目或产品为支撑。

财经评论员肖磊认为,资金盘其实是传销的一种变体,由于很多标的具有标准化和交易的便捷性,导致资金盘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吸引更多的资金聚集,比以前靠拉人头的方式来集资的方式危害更大。传销的话有很多法律层面的界定,比如超过三级返利体系等,但目前看,资金盘往往更具有隐蔽性,但可以达到传销的效果,由于拉盘导致前期进入的人更容易获利,这些人为了更多人进来拉盘,就会用拉人头的方式去传销式营销,跟传销的本质逻辑是一致的。

“你知不知道,这些项目做的是传销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张磊显得并不介意,“目前很多区块链资金盘都是这样,你可以认为它是传销,但我认为也会有真正在做事情的项目方,我也能赚到钱。”

“实际上这类项目,就像击鼓传花,你永远不知道(项目)在谁接盘的时候就崩了。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越晚入局的人,风险越大”,王波说。

十几万就能设计资金盘,拼的是谁跑得快

钱浩(化名)是一位比特币场外交易员,在之前的一场“非吸案”中,被卷走了200多万。最近,他对记者表示,开始考虑参与资金盘,并拉了一个百人的微信群准备推介项目。

“我之前认识了一个打算当‘盘主’运作资金盘的人,我打算作为早期参与者投资,也帮他拉人头。”钱浩说。

据他介绍,发行一款虚拟数字货币就是坐庄,目前有一些“外包商”提供矿机,每天能产出币,同时还提供资金盘APP开发的服务,可以帮庄家设计交易系统。系统可以租用国外的服务器,把APP和网站都存储在国外。

“其实很简单,一般十几万左右就可以让一个外包商帮你设计一个资金盘,一般包装成理财产品,最近这类(理财)非常多”,钱浩表示。

钱浩表示,当盘主不仅可以收取交易手续费,前期还可以囤币,等到价格上涨后卖出赚差价。而像他们这些早期投资者,也会跟庄家一起囤币,然后主动拉群宣传。针对如何抬高虚拟币价格,他说,“还是要给人一种项目很有前景,供不应求的感觉,价格就起来了”。

是否会担心项目跑路?钱浩表示,即使后来项目跑路了,他也不会赔钱。在他看来,他是跟庄家“打天下”的早期会员,要与盘主一起囤币等到高点抛售,因此,短期内利益是相通的。“庄家感觉赚够了,项目的确有可能下线,但那时候我早就退出来了,这类项目都是赌博,拼得就是跟盘主比谁跑得快”,他说。

当记者问起项目名称时,他表示不愿意透露,但已经准备好白皮书,即将上线。

区块链投资人王丰(化名)表示,实际上资金盘运作套路很类似,在推出新盘早期,他们不仅会向市场抛售高额的报单虚拟币,还会给前期投资者几十倍的回报率,使其“尝到大甜头”。这样一来,会有更多的人随之入盘投资,圈住更多资金。然而当盘主觉得赚够了的时候,这个资金盘就会变成“死盘”,投资人也无法提现,被套牢。

“更有甚者,盘主可能会开个新盘,让被前个资金盘‘套牢’的投资者的资金中的部分投到新盘再启动运作。此时,一些投资人甚至会因为钱‘重新活了’而喜出望外,可能会抱着挽回损失的心态再次投资”,王丰表示。

根据记者调查,目前尚有多个带有传销性质的项目处于运营状态中。

投资者维权难

亲朋好友介绍,进退两难

记者通过在PlusToken、波场超级社区的多个维权群中观察发现,与大多数传销类似,很多参与者都是经亲人、朋友介绍加入的。这就导致在项目跑路时,不少人表示如果报警,“感觉对不住亲朋好友,怕最后查起来,让他们被罚钱,甚至面临牢狱之灾”。但是,不报警又想追回本金,因此进退两难。

也有玩家会在群中公开劝告:“有没有想过,主动报案协助调查,和包庇犯罪的区别,还有报案可以以传销、非法集资来追回自己的资金。早报案,早追回,控制团队头目。”一些投资人决定报案。

实际上,早在2017年9月,央行、银监会、证监会等七部门就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公告明确表示,任何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,不得买卖,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、信息中介等服务。

该公告还指出,代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,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、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、金融诈骗、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。

知名律所合伙人肖飒公开建议投资人要收集证据。为了后续的维权道路,最现实的是收集一切自己与该平台之间存在的关系,比如平台充值、投资明细记录截图,加盖公章的银行流水等。其次,由于这种案件属于涉众案件,单独一个投资人遇到的问题可能代表不了什么,但是如果很多人都存在类似的情况,那么可以建立维权群交流情况,分享信息,也方便去公安局办案,引起重视。

针对此类案件将以什么罪名立案,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,根据《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(二)》中规定:[集资诈骗案(刑法第192条)]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,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,应予立案追诉:(一)个人集资诈骗,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;(二)单位集资诈骗,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。

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,涉及“资金盘”的刑事案由的裁判文书有139个,其中一般涉及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涉及案件数最多,达86个;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以及集资诈骗罪有12个,剩余为其他类型罪名。

王德怡表示,当前诸多借区块链技术做资金盘的项目崩盘跑路,而投资者难以追回损失。出现此类情况投资者难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,只能请求公安机关予以刑事立案。而此类案件的“受害人”分布在全球,这些资金盘的幕后控制人有可能在境外或者隐藏了真实身份,投资者投入的资金或代币很可能被对方通过技术手段转移了,因此,即便有公安机关立案侦查,相关案件的办理也很可能十分漫长。

新京报记者 张姝欣 陈鹏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范锦春